2023年12月15日

时尚感是天生的杨紫没有杨幂亦然

作者 admin

最近的时装周不要太热闹,前有热巴去Dior看秀,氛围图明明赢得彻底,却给人一种“美则美矣,毫无时尚感”的感觉。

很多网友疑惑为什么很多明星明明很美,却一点时尚感都没有。比如费力挤进时尚圈,换掉造型团队依旧差强人意的杨紫。

逐渐找到自我风格的赵丽颖,因有作品傍身气场更足,散发出力量美感,但时尚感方面确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很多人看明星穿搭下意识会有“TA很有时尚感”的印象,但其实很多时候是大家误将“网感”当成了时尚感。

在此环境下诞生的时尚穿搭更像是一种打卡行为,是带着很强的社交属性的,为了融入集体环境,或者彰显个性。

这种“网感”相对容易通过后天努力习得,只要多看看近期的流行趋势,紧跟几件热门单品,就不会差太远。

她的很多时尚造型都是出于想象的身份认同,即穿上这件衣服,搭配这样的妆容就能获得“时尚感”,且极易引发时尚追逐。

这里的“网感”不是贬义,叔也不是觉得这些风格不美,只不过它体现的恰恰是时尚的带货属性,和真正的时尚感是有本质区别的。

试想一下,明明觉得某件单品并没有多好看,但一旦有“新款”“时尚”“流行”这样的标签撑腰,似乎也逐渐看顺眼了。

随大流就行,无需自己判断和决定,这也是很多网友看待品位被盖章的明星的时尚风格一味夸奖的原因(饭圈除外)。

都说时装是自我内在的表达,但叔想说真正的时尚感并不作为社交属性存在,它的本质是反潮流和去中心化的,不需要通过标签来做自我解释和证明。

比如102岁的时尚女王Iris,她的品位被称为“超越年龄外貌和金钱的限制”,偏爱鲜艳到“可以唤醒死人”的明亮色块和大体量的夸张首饰,图案、纹理各种混搭。

她坚守自己关于美的理念,而不是成为流行的风格,比起追求不断变美,她更乐意挖掘自己喜欢的单品一买到底。

包括几十年如一日穿着中性西装的脱口秀女作家Fran Lebowitz,就凭西装+白衬衫+牛仔裤+牛仔靴这套基础得不能再基础的造型,被各大杂志评选为“最会穿衣的女性”。

中性风还未风靡之前,这造型在大众眼里并无时尚感可言,而她身上戴了多年变成古董的眼镜和常年不换的定制外套所带来的时尚感,不过和Iris一样是自我内在的流露罢了。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梅根和戴安娜王妃,作为戴安娜的忠实拥趸,梅根几乎复刻了她所有重要场合的造型。

从穿搭逻辑来看,梅根的品位和戴安娜的差距并不大,在搭配方面的细节她也算处理得很到位,但是时尚媒体依旧扣上“东施效颦”的帽子。

根源在于她只能复刻风格而脱离神韵。戴安娜王妃经常按照自己的心意改造珠宝,在出席活动时,她的服装和鞋帽、首饰总是相得益彰,与环境、活动主题也十分契合。

在时尚感上总是自成一派,她的时尚价值并不在于选择什么颜色和材质的衣服,而是率先颠覆王室着装保守沉闷的规矩,把正装穿出活力、把运动服穿出型格、把常服穿出优雅。

时尚圈来回倒腾的小把戏,她早就玩过了,那些卫衣搭配西装/骑行裤这种多年后被总结为穿搭法则的招数现在依然适用。

把高级珠宝当发带,在隆重场合穿露肩礼服,她形成了一种恒久的自我风格,松动了传统封闭的时尚定义,注入新风。

反观梅根,时尚完成度是否靠脸先按下不表,她的用力过猛全写在脸上,缺乏真正的气定神闲,时尚造型反而和样貌形成明显割裂感。

叔想起之前Bella和友人在公园畅谈饮酒,随意的状态被抓拍后引起大规模的模仿,但就是无人能出其右。

当年为爱马仕铂金包提供创意灵感的Jane Birkin,就诠释了时尚感不是一种让所有人都看起来一样的无聊追求。

不同于追求时尚的穿搭博主们小心翼翼将手袋放在陈列架上,她使用Birkin的方式十分简单粗暴,常常塞满各式各样的物品,贴上喜欢的贴纸或挂上珠串饰品。

在她看来使用过的、有岁月痕迹的物品才更有魅力,“如果手袋不能被随意踢来踢去,那它就没什么乐趣了,如果我想的话,我甚至会把猫放在里面。”

同理看腻了女明星的机场刻意摆拍后会发现,王菲当年的街拍才真正透着时尚感。不管品牌价格都被她塞得满满当当,但正是如此才凸显了时尚品的特质,包袋也呈现出自然好看的使用痕迹。

有网友表示她时尚感最牛的体现在于,当年没人用爱马仕的时候她当购物袋在用,现在爱马仕火了,她不稀罕用了

真正有时尚感的人,会让一切时尚品都贴合自身气质,不是收到品牌寄来露出带货,也不是为了迎合流行,而是能让它们呈现出使用者的气韵。

当年Coco Chanel背离繁复风格设计出简约帽型,融入男性元素以挑战传统的性别角色,用干净的线条和针脚将女性从限制性的、不舒服的服装中解放出来,仍继续影响着今天的时尚。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追求时尚感的女性远多于男性,一般来看每季女性时尚单品的风格变化都远超于男性单品。

这个问题要追溯到历史过往的大部分时期,女性都处于弱势的社会地位,因此她们受制于各种“规则”和“惯例”,只能被允许做“适当”的事情。

与此同时女性又渴望追求个性化和自身的独特性,时尚就提供了这二者的兼顾,一方面具有普遍的模仿性,只要跟随社会潮流就好,无需为自己的品位负责;

也就是说,追求时尚成为人们尝试在公共环境中获得关注的重要途径。互联网的兴起缩短时尚流行周期的同时也促成“网感”的泛滥。

当年王菲拿下LV亚太区代言,广告随心得像是家庭随拍,比起如今流水线式得代言,唯有再次感叹这毫不费力的时尚感。

巴黎人是目前公认全球时尚感最强的族群了,而他们的时尚感来源,用一句当地的俚语来解释就是,不在乎时尚高低的厌倦。

正是这种对时尚不屑的态度,给足了巴黎人探索和发挥的空间,让所有追求时尚的弄潮儿趋之若鹜法式风潮,于他们而言不过是再日常不过的穿搭。

如果说时尚是冲破一切关于场合和价格的惯常搭配,用面料、色感、剪裁的细微反差来不动声色营造高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