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27日

出海快时尚Urbanic获15亿美元融资 资本能捧出第二个SHEIN么?

作者 admin

已有十年风云,快时尚服装作为潜力较大的出海赛道,无数从业者争相进场。当细刻、SHEIN等品牌在海外做得风生水起,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也看到了这条赛道的潜力。

日前,Urbanic宣布完成1.5亿美元C轮融资。Temu的美国用户数量已超过了1亿。SHEIN虽然面临市场被蚕食等风险,但据上海证券报最新消息,SHEIN被曝秘密交表赴美IPO,估值或高达900亿美元。

其实早在两年前,快时尚出海赛道就吸引了大量资本进入,品牌融资频繁且金额较大。毫无疑问,资本都想要捧出第二个SHEIN,但市场大浪淘沙,只有少数卖家能站到金字塔顶部,成为出海群体中的佼佼者。在竞争加剧的环境下,国内的出海品牌该何去何从?

2020年至2021年期间,快时尚出海一度是投资人试图攀登的高峰,不少投资机构将“捕捉下一个SHEIN”作为阶段性目标。

山行资本合伙人徐诗在2021年底的一场峰会上,回顾了过去两年快时尚出海的投资心得:“我们看到了海外电商渗透率快速提升,代际交替和时空破壁叠加的可能,抓住了像Halara这样的机会。”

事实上,不论是Halara、Bloomchic、Cider,还是Urbanic,近两年这些在美国、印度年轻人中最风靡的快时尚网站,背后站着的都是中国公司。

为什么这条赛道这么火?“供应链的快速反应是核心。”资深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程伟雄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依托于中国强大的供应链优势,这些电商新秀将在中国的实战经验运用到海外电商中,收获了大量用户,在社交平台掀起风浪,并快速跻身独角兽行列。互联网本身具有去中心化扁平化特征,再加上中国勤劳勇敢的中小企业,使得更多低廉的产品可以倾销全世界各地。”

里斯咨询中国区副总裁罗贤亮对蓝鲸财经记者分析了除国内服装供应链有强大基础、全球领先之外的另一个原因,“国内确实太卷了,服装类目电商上的价格战非常惨烈。”

“但低廉的价格不代表海外消费降级。”罗贤亮表示一些具有产品差异化的出海品牌,在国外甚至还卖到了较高的价格。“同类产品只卖60美金的一条裙子,这个品牌80美金卖出去了。”

宿创资本管理合伙人、中国美院纺织服装研究院客座教授吕舟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2020年资本机构争相追捧快时尚出海赛道的盛况,可以用“非常夸张”来形容。“在2020年的几个相同时间节点,很多投资机构的管理合伙人为了争夺项目,把银都集中投出去了”。

吕舟达所说的“银”,是一种特权,由大型风投机构管理合伙人掌握。使用该特权可以绕过投资委员会决议,直接向心仪的项目下注,但每人每年只有一次使用“银”的机会。这样的集中投放,足以反映资本对该市场的青睐程度。

而彼时,SHEIN完成了E轮数亿美元的融资,背后已经站着IDG资本、红杉中国、顺为资本、景林投资、老虎环球基金等一众知名投资机构,估值也从一年前D轮融资的50亿美元迅速膨胀到150亿美元。

近日,杭州一家低调的跨境Urbanic也宣布完成1.5亿美元C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来自瑞士的Mirabaud Lifestyle Impact & Innovation基金、总部位于纽约的公私合作混合投资公司D1 Capital Partners、JAM基金和其他全球投资者及欧洲奢侈时尚家族的支持。此前,Urbanic已经获得了由复星锐正领投的千万美元级A+轮融资,早前Urbanic还获得了红杉资本以及鼎晖投资等在内的多轮融资。

已然风靡多年,为什么资本依然看重快时尚出海这个赛道?记者联系了Urbanic核心董事会成员、目前唯一的中方董事复星锐正资本,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谈起快时尚,SHEIN无疑是当之无愧的品牌风向标。2021年它就已经取代亚马逊,成为美国iOS和Android平台下载量最高的购物App。新一轮融资后,其估值直逼1000亿美元。

在所有跨境服装中,几乎没有品牌能和SHEIN掰腕。今年10月出炉的《中国品牌影响力榜》显示,稳坐榜单第一的SHEIN,搜索热度达16.5万,是Anker的17倍之多,独立站自然流量高达1.64亿。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平台开启卖家招募后,其扮演的角色已然改变,从卖家转型到平台,SHEIN已不再是一个简单的跨境品牌。

作为仅次于SHEIN的中国电商类出海品牌,Zaful于2014年成立,从泳装产品切入,经过4年发展就成为中国泳装出口品类第一。据亿恩数据,Zaful在90天内的复购率达到42%,新品从设计到上架平均时间为1到2周,且保持每日50至100款的更新速度。

同为快时尚出海品牌,Cider身上也有SHEIN的影子。延续SHEIN强大的数字化以及供应链整合能力,深度工厂之下,Cider的上新速度极快,基本上已经达到每日上新。

作为中国快时尚品牌的后浪,Urbanic于2019年成立,隶属于杭州梅菲儿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快时尚品牌。服务20岁至44岁的年轻具有实力的消费群体,单品平均1000卢(约人民币100元),部分单品的价格仅为Zara的三分之一。主要通过官网独立站将产品销往印度、巴西等新兴地区,上线个月的时间便实现上百万美元的月营收额,目前已经成为印度市场炙手可热的快时尚品牌。

据悉,Urbanic聚集了一批拥有电商运营和供应链技术的人才。创始人薛驰曾就职于Google以及ClubFactory,从事数据科学和商业分析相关工作;联合创始人邓秋霖曾就职于阿里巴巴战略部,着重于出海相关业务;其他团队成员多为Flipkart、SHEIN、执御等大厂出身。

其联合创始人薛驰表示:“我们运用人机结合的选款模型,将买手经验和自动化机器高效结合快速筛选出最优产品。还针对当地人和穿着习惯,团队进行了C2M数据建模并对服装版型进行调整,使得我们的商品退货率远低于同业平均水平。”

关于C轮融资的资金是否将用于开发新的市场和继续提升供应链的运营能力,蓝鲸财经记者发邮件至Urbanic官方邮箱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致电无人接听。

火热的投资代表着快时尚出海赛道一定大有可为吗?“哪怕有融资不见得最终都能够成功。”程伟雄表示,一旦有项目跑通,必然引来众人跟风,创新度不够,就只能相互博弈。“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有了老大老二这样的巨头,不可能有一堆老四老五。不能说新人没机会,只是竞争更加激烈了。”不仅c端市场被分解,供应链的博弈空间也会更大,原先一边倒的供应链会出现松动。

诚然,一些像素级复刻SHEIN的快时尚品牌,生存状况并不尽如人意。字节跳动独立站Dmonstudio2021年11月注册,2022年2月便关停。阿里推出的快时尚独立站allyLikes则不温不火,2022年7月的总访问量仅有2万。南极电商的跨境快时尚项目Fommos也是高开低走。

“总部搬到新加坡,想尽快上市的SHEIN,也面临现在竞争在进一步加剧的市场状况。毕竟,SHEIN复制不了中国的供应链,相反,中国的供应链却有机会复制出SHEIN。”程伟雄称。

近年来,SHEIN的营收与净利润均出现了增速放缓的现象。除了自身进入到平稳期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海外版拼多多Temu的上线。

从地域的广度来看,Temu已在36个国家或地区开设站点,覆盖北美、南美、大洋洲、西洲、东亚等地,SHEIN望尘莫及。据彭博Second Measure分析,今年5月,美国人在Temu的消费支出高出SHEIN近20%。据Statista发布的数据显示,当前Temu的美国用户数量也已超1亿。

一年用户破亿的速度有多快?可以说在整个电商平台领域都闻所未闻。用户破亿这件事,京东用了9年,淘宝用了5年,就连在国内都用了1年零三个月。由此可见,Temu已成为SHEIN不得不忌惮的对手。

对此,SHEIN积极开拓线月,瞄准平台化发展,官宣将在全球市场推进平台模式 SHEIN Marketplace。8月25日,和美国品牌管理公司SPARC宣布达成战略伙伴关系。

SHEIN将拥有三分之一股权的SPARC集团在全球拥有超4200家零售店以及店中店,根据合作细节显示,SHEIN将借助SPARC集团旗下快时尚品牌Forever21的零售网络,在门店开设店中店、允许客户线下退换货等。

归根结底,不论出海品牌通过什么手段强化自身护城河,最终都是想打出差异化的新底牌。不同的游戏规则,培养着不同的玩家。“低价的策略本身依赖规模经济,生产的产品品质不好,一味内卷低价,最终也会被市场反噬。”程伟雄表示。

中国出海的快时尚品牌最终或许真的可以跨越大洋,实现东方制造的消费愿景,但也极有可能半路搁浅于至寒的北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