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23日

时尚圈的幕后推手

作者 admin

带给大家的依然是高质量持续性的输出,并不断拓展更多的可能性。2021年3月开始,与新浪时尚共同打造的“全球设计力发现计划”与“潮流观秀团”,让StageOne天梯一号为品牌创造出更多的发布形式与传播渠道。

StageOne天梯一号在初创阶段是不具备商业形态的,但是我们想清楚了大致方向,就一边做一边调整,渐渐地,一切都清晰了。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有几个原因激励了我们几位初创人员,一是时尚制作是我们积累了近十年北服表演的模特教学和管理的经验,且具备了一定的行业认知度,二是我们对于模特行业、时尚制作、时尚传播的前瞻性与自信,三是高校教师工作使我们的具备了严谨的执行力和获取资讯的敏锐度。

自2013年创建以来,即以时尚策划、活动制作、传播策略、公关服务、视觉传达的综合手段,给予品牌社交内容数字化营销与市场推广策略的支持。目前已经成为中国主力制作团队,并与国际和国内诸多知名商业品牌、设计师品牌、跨领域高端品牌进行合作。已经参与国内外数百场时装发布会的制作和传播项目,合作品牌及设计师覆盖英国、法国、意大利、德国、瑞典、韩国、日本等近20个国家,辐射近百个城市,汇聚百余位中外时尚领域设计师。

自2019年初开始在中国国际时装周组委会支持下,StageOne天梯一号联合北京中纺永景投资有限公司创建运营时尚IP项目fashionllaabb,旨在突破设计师品牌发布形式,为品牌提供更国际多元的展示+传播+交易平台;2021年初开始,联合新浪时尚共同开启发现全球极具设计创意的设计师品牌项目 “fashionllaabb-全球设计力发现计划”,迅速获得国际及国内众多时尚机构和设计师平台的关注和参与支持,截止2021年10月,已经成功举办6季,70余位中外设计师进行线亿人次内容累计传达…

刘筱君:目的不外乎两种,第一种是品牌发声,树立和传播品牌形象,第二种是针对不同品牌受众进行定制发布。

比如,有的品牌发布侧重在C端客户,有的品牌侧重在B端买手及批发商,为了展示品牌的综合实力与产品内核。但事实上,把这两种目的统领起来去思考,其实就是在制造一个营销事件,或是一个公关事件。

吴昊:进入数字化营销时代,时装秀由于其所具有的设计信息的烈度、名利场的爆点效应以及视频传达的戏剧性,轻易成为了营造媒体话题与热点的极好手段。设计师不仅仅需要把自身的创意发挥在每一件成衣上,更需要将创意施展在整个发布会中,从而引起话题与媒体的关注。

肖彬:这些年,国内出现了“时装周现象”,行业协会组织的、政府资助的,甚或企业创建的。因为深处时尚领域和行业,也经常与周边设计师交流,发现大家主要关注的还是中国国际时装周和上海时装周,并且会进行比对。二者主要区别在于,上海时装周的众多展会和订货会能够为设计师们带来良好的经济效益;中国国际时装周侧重于品牌传播的层面,更直白来说,设计师们会考虑一些奖项的目的。

从当下的行业情况来看,商业品牌或设计师品牌在时尚产业中的地位不能够以“是否走过秀”来判断,这应该是一个综合性的考量。品牌影响力和销售业绩是首要的,当然相当多的设计师和商业品牌已经将可持续发展、无障碍功能性研发等社会责任兼顾于品牌发展中。这也是其行业地位的考量之一。

吴昊:“时装发布好比在观众席前实时拍摄的电影,从模特选角、妆发造型,到建筑舞美、音乐以及镜头设计,所有元素都集结于此。” Balenciaga御用音乐人BFRND曾在采访中表示。

一场时尚发布会营造的是一个身临其境的体验,然而场景社交网络不仅仅存在于时尚行业中,领域亦如此。

BFRND (Balenciaga御用音乐人)曾在采访中表示。然而场景社交网络不仅仅存在于时尚行业中,领域亦此。

传奇模范时尚主编Diana Vreeland在1960年代早期写过一篇关于Balenciaga发布会的文章,她说在那次发布会上,“每个人都沉浸在’泡沫与雷鸣’中,兴高采烈。”一场时尚发布会营造的是一个身临其境的体验。

肖彬:首先,媒体空间的语境变化了,我们原本认为小众群体的时装发布会,出现了其受众从相关领域或行业人士向外渗透的社会性参与,大众可以从更多媒体渠道,包括综艺类电视节目中,看到时装模特和时装的展示发布。

其次,品牌及设计师们比以往更加会花费一定时间和精力去审视市场环境,深究消费者诉求及其获取资讯的途径,已经有设计师将视线从原来的明星带货转移至KOC,更加直接触达影响消费者的品牌忠实粉丝们等,使营销模式既创意独特又切实可行。

此外,国际秀场方方面面的资讯是团队能够自觉观察,并且进行专业化的调研和分析的基础。仅就这一点而言,我感到很庆幸我们有高等院校教师身份的优势,所以带出来的团队也是爱学习、重创意,且强执行的。

基于上述认知,我们团队再来各抒己见一场时装发布会策划阶段的灵感来源和策划执行。事实上,一场时装发布会的未来趋势已经能够在近期的发布会中看到,比如近年来国内外秀场上对于模特选角、线上或线下发布会的形式感、数字化营销手段等方面的多样化和个性化趋势,尤其是品牌方或设计师对于一场发布会的核心诉求的清晰化,都是我们作为时尚策划和制作团队能够感受的。

就拿模特面试来说,几年前当设计师问及我如何选择模特时,我能够马上回答;但现在,我似乎较难用很肯定的标准去建议,因为我们能够看到秀场上除了大家津津乐道的模特高级脸,面无表情的“不高兴“脸,还有社交媒体的“网红脸”,众望所归的“明星脸”,再比如当下“沙龙秀”回归,设计师还会邀请其重要且忠实的客人充当模特……等等,我们是以面孔、身材,还是表现力来衡量?抑或是“模特”的传播力来甄选?

再比如,发布会场地的甄选,已经成为一些发布会策划初期的重要决策之一,就以StageOne天梯一号团队来说,已经在北京绝大多数的场地做过发布会,包括故宫、太庙、颐和安缦、景山、北京饭店、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水立方和鸟巢等国家级重地,也包括北京时尚艺术地标751D-PARK时尚设计广场内的各个场地的室内户外等,场地方力荐的意义及品牌方选址的初衷,的确是个双赢的合作。

此外,舞美空间环境的规划和设计、服饰搭配和妆发造型、表演形式、音乐灯光设计、传播和公关等方面,都出现了度的突破性变化。

我其实很难说未来线上和线下发布会谁来取代谁,因为我认为谁也取代不了谁,记得在疫情最严重时的中国国际时装周期间,一位知名时装设计师跟我说,线下他一定会做,因为这让他兴奋而且能激发他下一季的创作。诸如此类的说法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