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22日

时尚圈当年打架的盛况你们没见过?

作者 admin

前两个月,她才被拍到戴着眼镜,梳着丸子头,穿着简单牛仔背带裙,坐在一名背影像极井柏然的男性的单车后座上。

这不由人想起同为模特的奚梦瑶,今年刚在控制欲强的婆婆监督下完成“三年生两个”“生越多越好”的目标,过上了豪门媳妇的生活。

当初那一批走出国门,明星化更浓,更为大众熟悉的“超模天团”,杜鹃、何穗、奚梦瑶、秦舒培等,转型的转型,结婚的结婚,几乎告别了国际T台。

如今还活跃在国际秀场的HF超模,有是有,除刘雯外,像孙菲菲、睢晓雯,包括后起之秀贺聪、汪曲攸等,却显然小众低调得多。

她们有些从一个牛仔裤还是时尚货的小地方走出来,有些从小自认为不好看,却因为被欧美时尚界专业人士选中,拿着新办好的护照,穿上亮晶晶的高跟鞋,收起她们成长环境中带来的自卑,用最自信的步伐,走上金光闪闪的T台。

小时候最大的梦想不过是到县城生活,一个月工资能有800块就好,因为父母一个月的工资加起来也就五六百块。

虽然她的实绩远不如后来的模特,也一直伴随着争议,但作为第一个闯入者,她的经历无疑给后来的模特,打下一个如何“走向国际”的职业模板。

因此,一看到《嘉人》时尚杂志需要一个“试衣模特”,也就是大牌模特的“替身”的消息时,刘雯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在芭蕾舞里被视为异类,却在模特行业找到了自己的水晶鞋,不断打破国模在国际时尚界的无数个第一。

要知道,连吉赛尔邦辰、娜奥米坎贝尔这样的国际超模,都是从这一大赛走出来的。

随着走向国际的模特越多,“中国超模天团”气象渐成,带着开辟疆地的傲人成绩再走回国内,成为时尚界的大明星。

当吕燕艰难在法国靠吃鸡蛋度日时,中国时尚杂志还穷得叮咚响,没有人愿意邀请他们去国际秀场看秀,到了那,也只能站在后台。

2018年,中国人在境内外的奢侈品消费额达到7700亿元人民币,占到全球奢侈品消费总额的三分之一。

过去十年,中国市场成了各大奢侈品不可或缺的重要商业板块,中国消费者也成为全球奢侈品市场的消费主流。

在时尚圈,中国的“时尚群体”——设计师、摄影师、造型师,一直很难在欧美主流时尚圈有一席之地,唯有模特,是“个别现象”。“灰姑娘”不会从天而降,最终“走向世界”的中国模特,都是由时尚杂志、模特经纪公司、摄影师、秀场导演、大牌设计师联手撑起的,“是一个利益共同体”。

吕燕在2012年,回国创建了自己的服装品牌,从一个模特,摇身一变成为了老板和设计师,无数明星为她造势。

何穗,转型后在各大综艺转悠,无奈情商堪忧,口碑眼见越来越崩,平日里只能营销下皮肤白了还是黑了。

“网红超模”赵佳丽,在2018LV早秋场,是唯一的一位中国面孔,还在DIOR大秀中担任开场模特。

她不再需要参加什么模特大赛,不需要在模特公司摸爬滚打,不过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被模特公司看到她在微博上的照,便一路进军国际超模行列。

一个农村小伙,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跟时尚圈也扯不上一点关系,只是日复一日坚持在网上发自己的走秀视频。

2018春夏时装周,贺聪就以40场走秀,31场秀的成绩,拿下SS18 TopShow 全球第一的宝座。

也因此,她们的影响力,渐渐只能停留在时尚圈,很少再像上一代一样,从模特行业里破圈,成为大众明星。

就像“空姐”这个职业,伴随大家对飞行越来越没有陌生感,飞机已经成为一种普通的交通工具时,“空姐”就已经变得不再高端。

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的变化以及社交媒体的发达,奢侈品也好,时尚圈也罢,它们不再高高在上,与大众的距离也逐渐被填平。

现在早已在抖音上开了个人账号,发一些“亲民”视频,在一众有干货有态度的时尚博主中泯然众人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