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18日

时尚圈洗牌:盘点Maison Margiela、Chloé等品牌的5个重大变动

作者 admin

这些人事调动不仅涉及设计团队的变更,还包括管理层的调整和品牌的重新定位。此番,我们便为各位盘点近期的调动人员,及他们在任期间的重要举措。

距离去年12月Ludovic de Saint Sernin被任命为Ann Demeulemeester创意总监所引起的热议,似乎没过去多久,这位「欧洲贵公子」仅负责了2023秋冬系列便与品牌分手。家世显赫的他曾在Dior珠宝部门和Saint Laurent女装鞋履部门实习。2013年自杜佩里应用艺术学院毕业后进入Balmain设计团队,随后创立了同名品牌,并入围2018年LVMH PRIZE。

同样出生于比利时的Ludovic de Saint Sernin,承袭了Ann Demeulemeester对纤细廓形和暗黑美学的追求,显然是这个职位最合适的人选,他的加入也结束了Sébastien Meunier离任以来该职位长达两年的空缺。

他在品牌的秀的确符合大众预期,在黑白色调中注入皮草、性别流动等个人标志元素,更同时作为模特出现在秀场之上。该系列一度成为艺人红毯造型首选,Hunter Schafer在奥斯卡派对上穿着的「羽毛装」就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热议。然而这样一位兼具设计实力与话题制造能力的设计师,仅上任5个月便辞职,不免引人猜想背后缘由。

近期Ann Demeulemeester正式宣布由Stefano Gallici接棒成为新任创意总监,这位年仅27岁的设计师从威尼斯建筑大学毕业后,便进前往安特卫普展开职业生涯,最初作为Haider Ackermann的助理,而后于2020年进入Ann Demeulemeester担任男装设计师,这回受到品牌「内部提拔」晋升总监之位,想必是看重其身为新生代的前卫创意,以及对品牌风格基因、做法流程的熟稔程度。

Rhuigi Villaseñor担任Bally创意总监曾是2022年最令人意外的时装动态,也让人们开始注意起这个一直保持低调的瑞士百年老牌。去年9月,Rhuigi带着执掌的2023春夏系列让Bally重返伸展台。这位来自菲律宾的移民设计师,一直试图将自己所理解的美式风情融入设计,在任期间不仅为Bally注入狂野浪漫的美国元素,也稍稍打破这个瑞士老牌以往在消费者心中低调古板的形象。

尽管Bally没有公布具体销售数据,但品牌报告确实表明与2022年相比,今年收入同期增长了20%。但在双方「和平分手」后,Rhuigi在Twitter上的发言「永远不要为任何事情在你的价值观和文化上妥协」和「对自己的行为和命运要有完全的掌控」似乎暗示了双方在创意方向和愿景上的不可调和。

Rhuigi的改造让Bally的忠实客户不满,但又没有为品牌带来真正意义上的焕然一新,或许才是双方真正的矛盾根源。虽然他的确帮助Bally重新回到聚光灯下,但设计反响平平,他本人的这套「美学体系」在当下也稍显过时。其个人品牌Rhude虽然近年合作不断,为各大跑车厂牌设计服饰、与Zara推出联名系列,但显然近几年主理人的心思并没有放在设计上,对名利场的奢靡生活、上层社会的人脉关系的过度痴迷,导致品牌逐渐走向平庸,又怎么可能让一艘沉船重新远航?

近期Bally宣布任命Simone Bellotti为设计总监。这位低调的设计师过去在Gucci工作长达16年,最高职位任MRTW系列负责人和成衣系列运动品类资深设计师。他亦曾任职Dolce & Gabbana、Bottega Veneta等品牌高级职位,对成衣、剪裁和配饰均有深入了解。

Bally打回保守牌其实不失为良策,尤其是在当下经济低迷的大环境下,「Quiet Luxury」呈现回潮之势,再挽留品牌原本客户群体之余,还能利用自身优势贴合潮流。

作为Davide De Giglio的好友,Andrea Grilli可谓NGG集团的元老,旗下品牌Off-White™创立以来他便一直担任CEO。本次他随Davide De Giglio一同退出经营团队,不免令人揣测调动幕后。但显然更致命的原因是,近年Off-White™在全球销量与人气的持续走低。今年3月,Off-White™北京太古里店正式关闭,这也是今年以来该品牌在中国关闭的第5间门市,3年前他所承诺的「5到10年内帮助品牌实现年销售突破10亿欧元的目标」也化为泡影。

尽管Virgil Abloh在最后几年为品牌更新视觉、调整定位,经营团队虽在Virgil Abloh离世后为品牌觅得《DAZED》主编Ib Kamara作为人,但潮流瞬息万变,在近年不断冒出的新锐品牌面前,失去灵魂人物、缺乏创新能力的Off-White™确实显得「老态龙钟」。

Maison Margiela的业务自2020年开始快速增长,一部分原因在于品牌对于年轻市场的开拓,旗下副线与The North Face、Salomon等户外品牌合作便是最好的案例。此外,品牌对于中国市场尤为重视,全球首家Maison Margiela Café在2022年落脚成都远洋太古里,同时也在上海锦沧文华广场带来了Maison Margiela全新旗舰店。而这一切似乎与原首席执行官Gianfranco Gianangeli的任期时间线年中上任以来,Gianfranco Gianangeli一直保持低调,但他所领导的Maison Margiela和Diesel成为OTB增长最快的两大品牌。在加入Maison Margiela之前,他曾在Bottega Veneta负责过销售业务,担任过Prada副首席运营官、Givenchy全球零售总监,随后回到家族企业Gianangeli Knitwear Factory,带领这间义大利针织品制造厂与几家欧洲知名奢侈品牌达成合作。

最近一次人事变动来自Chloé,Gabriela Hearst将卸任创意总监一职。这一决定令人多少有些意外,因为这位设计师自2020年上任以来,除了缔造出Nina Bag、Demi Bag、Diana Bag等一系列大受欢迎IT Bag,更是带领品牌走向时尚永续发展之巅。

在Gabriela Hearst执掌期间,Chloé会透明化每季的用材与碳足迹生成,并新增Craft手作系列,提供弱势妇女工作机会。此外,品牌持续与社会企业合作,坚守建立生态平衡品牌的承诺,成为目前唯一获得业界永续认证最高标竿B Corporation认可的时装屋。

但出生于乌拉圭的她,本身就继承了家族的绵羊牧场,这也使得其个人品牌主打高级羊毛织物。如今宣布卸下重担,正是为了专注于个人品牌,迈入下一篇章。今年9月在巴黎时装周发表的2024春夏季度将会是她操刀最后一个系列,目前尚不确定将由谁接棒此位。

包括此前Peter Do被委任为Helmut Lang创意总监,时尚界的人事洗牌,无疑风险与机遇并存。在这个不断变化的环境中,品牌需要适应并寻找新的创意和领导力,以在竞场中脱颖而出。一系列人事更迭,给时尚界带来了新的变化和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