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18日

想接大花的班她们配吗?

作者 admin

原因很简单,除了站在的C位王一博,以及靠质子团横空出世的于适和《孤注一掷》收获口碑的孙阳之外,辨认其余面孔对大众来说,太难。

这要从20年前说起。曾经内娱小花有过百花齐放的光景,不同类型的美人都有机会呈现在大众视野里,她们熬过沉浮,成长成大花,这里有个人能力和努力的原因,更多的是电视时代聚合效应带来的历史机遇。

时间追溯到2002年,那时还是纸媒的黄金年代,距离微博上线还遥遥无期,著名的《南都娱乐周刊》做了次评选,从知名度、影响力、作品素质、活跃程度等多个维度,最终选出“四小花旦”。这也是后来横跨了10年,内娱最强一线女演员队列。

如果不是后来个别女演员的消失,她们四个依然会是凭借着过硬业务能力和影响力,江湖地位至今难以撼动的四大花旦。

后来坊间也有“四旦双冰”的说法,“双冰”指的是华谊兄弟的两位一姐——后期发力疯狂拿奖的李冰冰,和另辟蹊径靠着刷红毯进而飞升顶流的范冰冰。(其实范冰冰04年就凭借《手机》拿过百花影后,只是她在时尚圈的风头太劲)

当年的评选标准比现在要扎实得多,也不易被影迷量级左右。如果代表作不够重磅,就算美到一骑绝尘如高圆圆,也很难被主流媒体盖章定论。(那时候的主流纸媒影响力巨大)

评选标准也逐渐松动,流量成了她们的制胜砝码。于是,趁着古偶大热起来的85花,也成了吃到粉丝红利最多的一波女艺人。人气女明星,基本是在杨幂、刘诗诗、刘亦菲、赵丽颖、唐嫣、倪妮这个范围里排列组合。

也是从这一波小花开始,各家都在撕扯时尚资源,到处都是比高定拼蓝血,大刊封面都能吹成实绩。也是从那时起,时尚板块成了小花们厮杀的重镇。

《一代宗师》上映那一年,章子怡34岁。而在85花身上,几乎看不到大花那种咬紧牙关搏命的狠劲,更看不到为了作品豁出去死磕的敬业。

到了90这一就匮乏了,只剩周冬雨一人独撑场面,不过好在周冬雨手握三金,就这一项,就抵达了所有85花们从未企及的高度。

2019年《嘉人》攒的95后四小花旦,童星浓度高达75%。这四个人里,除了97年的关晓彤外,其余三个都是00后。

张子枫这两年逐渐想从国民妹妹的束缚中扭转出来,成绩虽然突出,但跟关晓彤一样做转型试探,能不能成还是未知数。

与此同时,四大视频平台崛起,观众的注意力逐渐分散,而各个平台又各有各的布局,打的都是影视剧选秀综艺多线并行的组合牌。

小花想出头,不必非得拿出作品,当秀人上综艺混脸熟,在社交媒体上展示亲和力,都可以维持话题度。只要有粉丝撑场,就有跻身一线的可能。

所以,在95、00花的阵容里,除了极个别真刀拼奖拼口碑,更多的在比拼资源和背景,20年过去,她们所处的时代完全互联网化,发展路线已经和昔日大花彻底不同了。

这些小花演技无法在短时间内被认可,就转头扎进时尚赛道。虽说她们很多家境不错,从小是穿着大牌长大,可要说时尚表现力,就见仁见智了。

最直观的例子:两位95流量花,9月去米兰时装周,不约而同地展现出了网红感,像极了偷穿妈妈衣服的小孩。(虞书欣:Moshchino 品牌代言人 ;赵露思:Versace 全球代言人)

大花身上的阅历带来的故事感,和见过世界的松弛感,以及完成财富积累的底气,才是品牌文化的精髓,不是小花凹点造型就能驾驭住的。

尤其这几年出现的带资选手,让原本贫瘠的内娱小花土地,愈发雪上加霜。甚至有点劣币驱逐良币的趋势了。

著名的三里屯三姐妹(李庚希、向涵之、庄达菲),就是此列。三个人都有过留学经历,被公司力捧,资源过硬。

李庚希的爸爸是跟徐静蕾小时候一起学画画的同学。在这之前,李庚希对娱乐圈的印象,源于11岁跟着父母去参加大S跟汪小菲在三亚办的婚礼。

李庚希公开的经历跟表演为数不多的牵连,是初中去美国留学之后加入了个话剧社。回了国,北电中戏都没考上,也有倪萍大大方方在镜头下主动帮她拉关系做背书。

如果李庚希在《小欢喜》之后能耐下性子,踏踏实实拍点同类型剧,也能捍卫住英子光环留下的路人缘。她演《大考》跟《二十不惑》,都是带本色的学生角色,无功无过,挑不出什么大毛病。

奈何强行要够配不上的角色,出演了《雪中悍刀行》里的姜泥,原著对姜泥的刻画是“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脸扛不住剧就算了,姜泥原是西楚太平公主,后十二岁入了北凉王府,成为女婢。而李庚希诠释出来的公主,动不动就撅嘴瞪眼骂骂咧咧,反而显得小家子气。

诸多配角让观众着迷,老年探案团王响彪子马德胜,“哑巴”傅卫军,林晓杰演的罗美素,个个演技在线,无一不展示着平静底下的暗流涌动。

以至于沈墨的呈现极其扁平,受辱忍受-崩溃知觉-拿起屠刀疯魔-煎熬身心俱疲,全程看不出任何层次,一以贯之的都是抬不起来的眼皮和轻飘飘的皱眉或笑意。

来看看一个碾压的对比,10岁的王圣迪出演《隐秘的角落》里的普普,年纪最小也最擅用人心。朱朝阳最初收留他们,就是因为普普替他人着想的真诚,王圣迪演得不动声色。

目前手里的就有主旋律《超越》,后期大荧幕女主的戏一样不少。《即兴谋杀》黄晓明杨皓宇给她做配,《我们一起摇太阳》为她背书的是徐帆高亚麟,清一色的老戏骨。

同样是家庭条件特别好,一路走来没有任何挫折,人生就没经历过痛苦,盲猜大概说的是旗下的美籍华裔向涵之。

同为鲜花盛开的艺人,从徐静蕾对两人的介绍就能看出其偏向性,对李庚希评价是“现在还小不知道长到二十多岁会怎么样”,对向涵之则是“我们有点担心她的生活太美好了”,“完全没有挫折,不痛苦的话,也不太能当演员”。

最近大热的《繁城之下》,她也有出演,不过尴尬的是,跟她相关出圈的话题是——终于有人说实话女扮男装很明显。

向涵之似乎也只能关注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演职人员们聊剧,多少都会讲这个故事有多特别,着力点在哪里,再不济也会肯定一下全体工作人员的付出。

另一个细节是一众演员参与微博活动,只有她贴的是跟剧毫不相关的生活照,就感觉是不是对这份工作不是很热爱。

向涵之的委屈,懂的都懂,从小被父母精心呵护的宝贝,忽然暴露在大众视野里接受评价,不单单在公司被区别对待,还要迎面往日闺蜜的背刺,对这个时期的女孩,也就是最大的坎了。

据说原本《白日梦我》是属意向涵之的,不料后来女主定的是庄达菲。庄达菲是嘉行当下力捧的艺人,就是失去了杨幂的那个嘉行。

她最近一次被广泛关注,是拿下了徐克《射雕英雄传——侠之大者》的女一。也就是说,庄达菲拿到了嘉行历任一姐都没得到过的资源。

从三里屯三姐妹的发展路线能看出来:当下的娱乐圈,俨然到处都是富二代了,阶层本身就成了入场券。

疫情期间,有个乐华的练习生骗钱被判。他曾被韩国公司看中,但没签成约,是因为没有资产证明而办不下来签证。

跟他同期的练习生,几乎都是家境优渥的孩子还有星二代。另一个练习生送他一件2万块的Gucci外套,就已经是他最贵的衣服。要参赛的歌,他自己花钱找人重新编曲,一首几千块。

拍戏也一样,带资选手能自行摊掉部分宣传费用,于富家子女而言很轻松,对工薪阶层的孩子来说是天文数字。

家世一般的孩子想杀进现今的娱乐工业里,除非拥有万里挑一的硬件条件和过人的才华,以及两个字:运气。

20年前的小花能成为大花,是源于她们对表演的执念和追求成功的野心。需要科班背景,作品加持,需要奖项在手,才能做到这个位置。

生在罗马的孩子们,已然处处占尽先机。旁人抢破头的角色,和进不去的时尚圈,她们唾手可得,轻而易举就埋身在顶配项目里,抬眼就是愿意倾囊相授的影帝影后。

其实,有资源不丢人,某种程度来说也是运气加成。星二代里不是没人翻过身,张若昀虽说靠爹,但大IP人家就是扛得住。徐静蕾也从当年传闻的京圈小公主,变成了人脉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