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10日

时尚观察|产业协同效应下新一季首尔时装周释放出哪些信号?

作者 admin

夏末,2024 年春季首尔时装周首次从 10 月提前到了 9 月举办,并尝试通过韩国娱乐圈的明星效应和首尔弗里兹艺博会的协同效应,拉动时尚业从新冠疫情的影响中恢复过来。

韩国娱乐产业的国际影响力和文化渗透策略,也体现在了本届首尔时装周。不可否认,来自韩国偶像的助力为本届首尔时装周带来了大量社交影响力的加持。其中包括作为首尔时装周全球大使的韩国流行女团NewJeans、来自少女时代的徐贤、演员韩艺瑟、模特 Hye Jung Lee、以及 Momoland 组合的 Nayun、Hye Bin 和 Ahin。

同样,防弹少年团(BTS)在贸易展览区举办了歌曲《Dynamite》的舞台服装展。女子乐队 Kiss of Life 也在本届首尔时装周带来了音乐表演,她们穿着仿旧工装迷你裙和短款上衣,在 Ul:kin 品牌秀场进行表演。

“很高兴看到疫情后融合时尚和娱乐产业的盛典,韩国流行音乐和时尚密不可分,作为歌手我一直对新兴时尚品牌非常感兴趣”,女演员兼歌手 Jo Ga Bin(原女子组合Nine Muses 的 Sojin)在参加 Bludiblu 首尔时装周首秀时向 WWD 说道。

Ul:kin 创意总监 Lee Seongdong 向 WWD 表示:“我的部分作品来源于二手 K-pop 服装,你甚至可以看到造型师在标签上写下的设计师名字。”

Maison Nica 的 Monica Koh 说道:“这次疫情确实对各行各业来说都很艰难,但这并不会阻碍业界对韩国流行文化的持续关注,”正如此前在国际舞台上具有代表性的影视文化作品,比如艾美奖获奖剧集《鱿鱼游戏》和奥斯卡获奖电影《寄生虫》 ”。

对于韩国流行文化所带来的连锁反应,Monica Koh 补充道:“我能感觉到海外买家,尤其是来自纽约的买家对我们品牌的浓厚兴趣。我认为这是源自韩国文化的吸引力。”

在结束 Henrik Vibskov 实习期后,Bludiblu 的设计师 Kim Kyungdeok 为这个新兴品牌推出了全新系列,从柔和条纹和褪色牛仔布,到涂鸦印花和带有苔藓图案的潜水服,整个系列带着浓厚的地中海风情。Kim Kyungdeok 说道:“Bludiblu 同时展现了品牌的艺术性和时尚表现力。”Kim Kyungdeok 也是一位举办过两次展览的艺术家。

Gap 前平面设计师 Seokwoon Yoon 与艺术家 Lee Sangwon 合作,为他的同名品牌呈现了刺绣图案。Seokwoon Yoon 从韩国萨满教仪式中寻找灵感,打造了一系列色彩丰富、解构主义的街头潮流服饰。

值得注意的是,本届首尔时装周与首尔弗里兹艺博会(Frieze Seoul)同期举办,这是组织者首尔市政府的一项举措,旨在帮助设计师和艺术家进行匹配,以增加零售的机会。截至 10 月 1 日,参与品牌将在首尔的三家现代百货商店开展一系列快闪店的活动,并展示其系列产品。

事实上,尽管首尔时装周吸引到众多明星的参与,从而带来了大量的社交影响力,但目前时装秀仍然面临着平台规模受限、对于年轻品牌的吸引力不足等根本问题。在本季首尔时装周仅有 30 场时装秀,数量只有疫情前的一半。虽然像 Demoo Parkchoonmoo 等老品牌仍然在时装周日程中,但像 Münn 这样年轻的品牌已经将重点转移到了欧洲,Münn 品牌设计师 Han Hynn-min 将于下个月在米兰展示他的新一季女装系列。

对此,上海 Dadashow 展览营销总监 Mengyu Zhang 分析道:“与过去相比,首尔时装周的品牌仍然略显薄弱,相对知名的韩国品牌选择直接参加巴黎或米兰时装周。遗憾的是,我们在首尔时装周并没有机会看到他们最新一季的产品。”

另一方面,首尔时装周缺乏内外部资金与管理政策支持。疫情前,主要赞助商 Hera 便已撤资,执行董事 Kuho Jung 的卸任对于当地时装周来说也是一次不小打击。

共有来自 27 个国家的 127 位买家参加了首尔时装周期间的贸易展会,展会共计 94 个品牌。据官方平台表示,首次参观者包括来自乐蓬马歇百货公司 (Le Bon Marché)和利宝百货公司 (Liberty London)的顾客,以及时隔七年回归的日本伊势丹百货公司 (Isetan) 。

“有很多买家和客人首先联系到我们,尤其是来自欧洲,特别是意大利的买家和客人,”首尔弗里兹艺博会组织者 Trade Community 公司总裁 Violet Yang 解释说道,欧洲买家约占本季买家的四分之一,较前几季明显增加。

其中,“Milan Loves Seoul”的项目经理 Marcella Di Simone 是来自意大利的客户,该活动将于下一季二月在米兰时装周引进韩国设计师品牌。对于合作背后的原因,Marcella Di Simone 解释道:“韩国潮流文化在意大利的盛行,人们不仅仅热爱韩国流行音乐和电视剧,对韩国时尚的兴趣也与日俱增。我们来首尔时装周是为了发现和引入更多新品牌。”

阿联酋概念店 Essentials 5ive 的买手 Jan Friotz Mathias 表示,他来首尔是因为时装周在年轻市场的影响力。Jan Friotz Mathias 解释道:“迪拜拥有世界上最高的品牌集中度,高达 95%,因此寻找新的时尚消费窗口始终是一个挑战。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第五次、第六次再来韩国,看看 BLR,Ul:kin 和 Holy Number 7 等新兴品牌的原因,这些品牌都非常具有创意前瞻性。”

同样,伦敦品牌集合店 Not Just Another Store 的买手 Joel Adebayo 也表示认同,他提到“如果你问哪个潜力市场值得关注,毫无疑问那就是韩国。”

“像 People of the World 这样的品牌确实了解街头、运动休闲和韩国传统时尚之间的联系,并仍然重视与 Reebok 等品牌的联名合作模式。同时,品牌对其他风格的融入也持有开放态度,例如尝试在时装中加入性别流动美学风格,”Joel Adebayo 补充道:“所以我想开始投资韩国品牌,而不仅仅是进货。”WWD